卡其灰的也许是含钙成分类的石岩,环的形制使
分类:收藏拍卖

问:石榴一样的岩石里,有白色和蓝色可能是什么?

豪彩vip,水族造景中岩石种类的介绍

2013-03-05 15:53:04by Nemo岩石在造景中讲究形态优美,质地坚硬,色泽纯正,纹路通常,摆放的位置合理。打造出一个浑然天成的景观,将小小的水族箱衬托出大自然的壮观和雄伟。而水族造景中常见的岩石种类有哪些呢?

豪彩vip 1

岩石在造景中讲究形态优美,质地坚硬,色泽纯正,纹路通常,摆放的位置合理。打造出一个浑然天成的景观,将小小的水族箱衬托出大自然的壮观和雄伟。而水族造景中常见的岩石种类有哪些呢? 我们最常见的造景岩石,例如有鹅卵石、软水紫晶、孔雀石、黑云母片石、英石、风化石、鱼鳞石、木化石等等。不同的岩石其形状、色泽、大小都是不一样的。因此,在水族造景中也不能随意选购,需要根据造景的风格、饲养的水族、水草等生物来选择合适的造景岩石。 软水紫晶又被称为软水绿晶、萤石,也就是常说的氟石。石色主要为黄、绿、蓝、紫等,且具有玻璃光泽;孔雀石实际为铜矿的尾矿石,色泽碧绿且具有光泽,石面上有如孔雀尾状的圆形图案,故而得名。这种岩石其中含有的铜离子会缓慢溶于水中,有助于补充水草对铜的需要,当然摆放必须适量,必须防止铜含量过高。 此外,还有芙蓉石又被称为样南玉、蔷薇石英,主要有玫瑰色、浅红色和白色;木化石又称硅化石、树化石;黑云母片石是云母的矿石,黑色具有丝光;鱼鳞石又称虎皮石、松皮石,色泽为青灰、青绿、黄红以及多色相杂,带布白色斑点和洞眼;菊花石在白色、灰色或暗紫色的石面上有菊花形的花纹。

波奇网诚征优秀稿件:投稿指南

相关标签:岩石 造景岩石 观赏鱼

本文版权属于波奇网(www.boqii.com/baike/),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波奇网。

02842

上一篇: 水族造景种植植物的适宜密度

下一篇:如何让水草很好的生长

一个昆特格利欧的日记 终于,我们这些阿夫塞和娜娃托的孩子不再显得特别了。迪博国王,作为皇族的一员,当然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现在看来,他同样有活着的兄弟姐妹。 我猜从来没人注意过迪博和他的兄弟姐妹在相貌上的相似之处。毕竟,省长们的学徒分散在世界各地,极少有机会肩并肩站在一起。还有,迪博的体型较为肥胖,使得他与他的兄弟姐妹间的相似处不是很明显。 我不知道迪博知道自己有兄弟姐妹之后是怎么想的。我确信他的感觉和我的不一样。首先,他刚刚发现这个事实(如果称得上是事实的话,因为事情仍有待进一步澄清)。他没有和他们一起长大,除了官方场合的敷衍之外,他对他们一点都不了解。这真是太糟了。我倒非常渴望能和比我年长、生活经验比我丰富的人谈谈我所经历的一切。但我只是个小角色,我相信国王肯定没有时间来和我交谈。 弗拉图勒尔省 托雷卡置身于一道位于悬崖高度十分之九处的岩石裂缝中,顺着书签层——由白垩线标示的首个含有生命证据的岩层——辛苦操作。他一直希望能挖掘到创世之蛋的碎片。这将是何等惊人的发现啊!来自上帝本人产下的蛋的碎片!但是,到目前为止,他没能取得任何类似的发现。事实上,这一层与它上方的岩石层惊人地相似:含有大量的海贝、鱼骨,偶尔甚至还能找到大型海生爬行动物的部分骨架,跟那只被阿夫塞在戴西特尔号上杀死的卡尔—塔古克一样的巨型生物。 一条像这样穿过岩石的大裂缝无疑是地震的杰作。在这个小小的休息处,一个人可以伸手够到悬崖边,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掰下大块石头。这地方就在书签层的下方,都是灰页岩。托雷卡用手掰了一下,一块大石头整齐地从岩石底层断裂下来,托雷卡把它一片接一片地分解开来。每一片岩石里都很干净,没有在上层中随处可见的化石。 托雷卡用锤头的平底再次敲了一下凿子,又一片岩石应声而落。什么也没有。他又拿起旁边的一片,想要凿开试试。这片岩石重得出乎他的意料,一不小心,他砸到了自己的手指头。这是职业病,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把凿子安置好,又敲了一次。岩石裂开了。不同的是,这片岩石的裂口不是平滑的,它的上层开始裂开,裂到一半时却停止了。奇怪!托雷卡用手指将岩石掰开。一大片下层岩石应手而落,露出里头一个圆圆的、奇怪的东西。 一个蓝色的东西。 当然,世上有蓝色宝石,还有一些蓝色矿物质,但在下层岩石中通常很难发现这种东西。这件东西,不管它是什么,蓝得十分纯粹,还带有一丝阴影,像翼指的蛋壳。 他只能看见它露在外头的一小部分。托雷卡把页岩翻了个个儿,用锤子轻轻地敲打着页岩。岩石裂开了少许,他再次试图用手指把它掰开。这次费了好大的劲儿,最后,带着锋利边缘的上层岩石终于剥落下来。那儿,就在中层页岩中心,有一个蓝色的半球,半球的直径大约等于托雷卡最长的那根手指的长度。 一般而言,每一次新发现都会让托雷卡激动不已,因为每次新发现都能增长见识。但是对于这个发现,他只觉得困惑不已。他一直以为这些岩石的年龄十分古老,再说它还位于首个含有生命遗迹的岩石层下方,但手中这个东西显然是个人造物体,意味着它的年代不可能很久远:可能只有几百个千日,看它光滑的表面,托雷卡甚至觉得它的年代或许还没有那么久。 托雷卡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的心脏一阵悸动:埃博—法尔鲍姆精心提出的重叠原理可能会被这个发现彻底摧毁。历史更久的岩石位于下方,法尔鲍姆的理论听上去是那么精致,那么合理,是地质学中的伟大发现!尽管这种理论被人视为事实已经有好几个千日了,但是,托雷卡的勘探是首个勘探范围大到足以证明或是反驳这一原理的研究项目。到目前为止,所有发现都与这个理论吻合,但是现在,这个物体,不管它是什么,却摧毁了这一切。只有得到数据支持的理论才是站得住脚的理论,重叠原理却无法解释为什么一个现代物体会深深埋藏在古老的岩层中。 有那么一小会儿,托雷卡想,是不是干脆把这个新发现扔到一边算了。毕竟,这个理论是那么完美,又事关他的导师和朋友法尔鲍姆的名誉。但他无法这么做。他是个学者,这个小小的蓝色半球是个事实,一个必须加以解释的事实。 令人奇怪的是,这个物体,不管它是什么,经历深埋之后依然保存得这么完美。不管最后作出什么理论解释,总之,这个蓝色的小家伙被埋在这地方已经有一阵子了,就在这些岩石层下方,承受着它上方那部分悬崖的重量。它没有被压碎,表面甚至没有划痕。托雷卡大惑不解。 他伸出一根爪指,敲了敲它坚硬的表面。听上去这东西里头是空的。托雷卡缩回爪子,手指头轻轻拂过这物体。非常光滑,感觉比玻璃温暖。托雷卡推测,页岩下面可能会埋着更多类似的东西。或许这东西是用在某种游戏中的球。 托雷卡尝试着继续凿开这块岩石,但是剩下的部分似乎不愿意裂开。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他用上了蛮力。他把这块岩石支在一块尖石上,让岩石的一端露在外头,然后使劲按压露出的那一头。它在蓝色物体的边缘处裂开了。那物体一下子从包裹着它的岩石中跳了出来,沿着山坡向下滚去。 托雷卡慌忙向下爬去,脚下的碎石“噼里啪啦”撞在一起。在棕色的沙岩上寻找蓝色物体还算容易。但它正蹦蹦跳跳朝另一道裂缝滚去,如果掉进了那地方,可就再也找不着了。幸好它滚向一侧,撞到一段凸起的岩石上。追赶过程中,托雷卡磨破了膝盖和尾巴,好在他最终赶上了,抓到了它。它重得出奇,特别是对于一个可能是中空的物体而言。 它不是一个球。 更像是某种复杂的装置。它的上表面的确是个光滑的半球面,但下表面却被塑造成一种奇怪的流线型,上头还有一排中空的环。环的形状使托雷卡想到了指孔,他试着把这装置戴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他马上意识到那些环不可能是指孔,因为那上头有六个环,而不是五个。 尽管这个装置并不适合他这样大小的手,但如果他蜷起拳头,它似乎的确可以戴在手上,充当指关节的弧形延伸。可能是某种硬手套,也可能是用于攀岩的保护装置,或是防止某人的爪子伸出来干坏事。托雷卡听说过,有些可怜的家伙会患上一种病,无法控制自己爪子的伸缩。 但它的用途显然不是这些,因为它有六个指孔。 当然,除非它是左右型的,被设计成两只手都能用。前面五个指孔是戴在左手上用的,从第二个到第六个指孔是为右手准备的。但这种推测也站不住脚:第一个指孔和第六个指孔的大小不一样,六个指孔是依次增大的。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摆弄着手指,想让它们在指孔中待得更舒服点。他的中指似乎向上顶进了半球。托雷卡取下这玩意儿,看着上头的环。它们的结构比乍看上去复杂得多。环上似乎有活动的小物件,可以推入物体的主体。第三个环可以轻易地从主体上拉出或是推入,其余的被泥土堵住了。只要好好清洗一番,说不定所有的环都能轻松地拉出推入。托雷卡猜想它也有可能是某种乐器,但他找不到任何可以吹气或是发出声音的孔。 午后的阳光越来越热了。他用水壶里的水洗了洗那个物体,知道过一阵子自己肯定会为这种莽撞行为感到后悔。用水冲过之后,又有两个指孔松动了;其余的指孔似乎被堵死了。 物体表面的温度已上升到接近托雷卡手掌的温度。它不是易碎品,所以肯定不是玻璃或水晶做的。尽管它似乎比铅还重,但也不是金属:第一,它的颜色不是金属色;第二,它的导热性也不大像金属;第三,尽管它被埋了很长时间,它的表面并没有锈蚀的痕迹。 托雷卡再次伸出爪指,敲了敲表面。里头肯定是空的。他把这物体拿到耳边晃了晃,没有“咔哒”声,看来里头没有松动的部件。他用爪子在弧形表面划动,刚开始还挺温柔,后来越来越用力。一道划痕都没留下。这东西很脏,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损伤。托雷卡不知这东西的年代到底有多久远:看上去像刚刚造出来似的。可他知道,除了自己的勘探队员和最近光临的德里奥部落之外,这个偏僻的地方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来过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只能说这东西是个现代物品:它的表面是那么光滑,也没有古代制品表面通常存在的华丽装饰。 它真的是现代物体吗? 地层岩石给予的答案是否定的。它们说这物体非常古老,存在于生命开始之前。 然而它明显又是个人造物体。 是吗?表面看不出加工的痕迹,也没有符号或是文字。只在下表面有一对简单的几何图案。可能是某种奇异的贝壳吗?很多贝壳是由有光泽的物质构成的,看上去很像是经过加工的。 他又在表面划了一下。什么也没留下。唔,它是空心的,如果是个贝壳,里头可能还会保留着生命的痕迹。 他把物体搁在一块石头上,右手牢牢抓住它,左手用锤头的尖顶轻轻砸了它一下。锤子一下子弹了回来,几乎砸到托雷卡的鼻口。他加大力量,又试了一次。没有痕迹——没有一丝裂纹或是划痕。他试了第三次,用尽全身力气砸了下去。尖头一下子从弧形表面上滑开,托雷卡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 他慌忙撑住了自己。这谜一般的物体把他深深吸引住了,托雷卡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待在悬崖高处。他向裂缝里头爬了一截,为自己找了一个稳固的落脚点。 真是个神奇的物体。托雷卡是个地质学家,他熟知金属铸造、合金及任何一种矿物质和火山玻璃。但他从来——从来没见过任何与这物体相似的东西。 是谁制造了这东西? 什么时候? 制造者——或至少是这东西的使用者——显然有六根指头,而不是五根。 六根。 托雷卡挂着的那根地质学家的饰带上,沿纵向布满了口袋。其中一个里面装着个工具盒,盒内是十个标有数字的矿物标本,用于检测物质的相对硬度。他取出了盒子。 最柔软的样本,第一号,是一片石墨。最坚硬的,十号,是一颗眩目的钻石晶体。在野外工作时,遇到不明物体,他就用这些样本依次刮擦这物体。如果物体能够刮下低标号样本的碎屑,就表明该物体的硬度比低标号样本高,但它也许会被高标号样本给划伤。例如,一块铣,可以划伤石墨和石膏,但是会被铜划伤,意味着铣的硬度是二多一点。区分矿物时,硬度值很有用,比如黄铁矿和黄金,就可以利用这一特性区分开来。 这个装置的下表面有个矩形突起,就在第六个指孔过去一点。这个蓝色家伙显然很硬,因此他跳过了一号至六号样本,直接从七号,一种普通的六角石英开始。他紧抓着石英,压着它划过矩形突起的一个角。角上出现了白色粉末。是石英的粉末,蓝色物体比七号标本更硬。 他用八号样本试了试。角上出现了黄色的粉末,样本品体上也被划上了一道短短的直线。硬度比黄玉还高。第九号样本是一颗星型的蓝宝石,宝石商不小心毁坏了它,让它变得一文不值。托雷卡将它紧紧压在蓝色物体的表面,来回摩擦了几回。宝石六角型的表面上留下了深深的划痕。 真硬呀。他拿出最后的样本。钻石在刺眼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至少这个样本可以刮伤那个奇怪的家伙。托雷卡嘟囔了一声。蓝色物体这下子肯定会被刮伤,他颇有点暗自窃喜。 他把钻石按在矩形突起的一个角上,仔细地、用力地来回摩擦了四五回。随后他把钻石拿开,白色的粉末覆盖了那个角,他用手指清理掉粉末。 角没有受损。 他看了看钻石。 钻石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比十号样本还硬。 比所知的最坚硬的物质还硬。 比钻石还硬。 托雷卡几乎再次失足。

本文由豪彩vip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其灰的也许是含钙成分类的石岩,环的形制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