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用超写实的方式表现建国五十年来的青年形象
分类:艺术家

豪彩vip 1

豪彩vip 2

豪彩vip 3

深邃阴郁的眼神闪烁在亢奋而稚嫩的脸庞上《坏小孩NO.8》一幅探究当代社会精神本质的油画作品,在2013上海青年美术大展中打破了十四年最高奖空缺的记录,获得主题展大奖。作品以大尺幅、写实的技法绘制了一群被抽离社会背景的孩子,勾勒出当代社会的精神之像。我们带着尊敬与好奇之心,专访了此次奖项的获得者、我校艺术学院教师汪凌,试图通过此次采访探知这位灵魂画家的内心之笔。

汪凌:艺术没有范式与定义,只有合不合适

自1999年恢复评选以来,上海青年美术大展昨天终于迎来首个大奖,奖金10万元。

汪凌参赛作品之一:布面油画坏小孩NO.8尺寸150X150CM

明圆:2013年您的《坏小孩NO.8》曾获得上海青年美术大展主题展的大奖,您以大尺幅和写实的技法描绘了一群被抽离社会背景的孩子,勾勒出了当代社会情景之下的精神之像,能不能跟我们谈谈这个系列作品的创作初衷?

■ 汪凌《坏小孩》折桂

一个人的战争

汪凌:这个系列作品完成后不久,发生了女童电梯虏婴事件,引起社会极大反响和讨论,这则社会新闻可以说是这个系列作品的一个现实注脚。

■ 奖金10万元

记者:相机发明之后,曾经一度有人提出绘画将死,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为什么要用写实的形式来表达您的观点和思想?

很多人看了我的作品,第一反映是问我:为什么是坏小孩?我觉得这小孩挺可爱的呀,很纯洁呢? 其实,这里的坏字不包含任何道德和价值的判断。比如,我们可以说这个人真坏,也可以说这个西瓜坏了,前者表述的就是一种道德谴责,后者则是陈述一种客观的质性变化,听到后一句话的人,就会开始想,哦,这个坏瓜吃了可能拉肚子,那是不是把它换个地方,埋进土里做花肥呀?当然这可能是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我就是希望在这种观看中能产生一些化学反应和思考,思考和质疑产生了,结果并不重要。我就是想喊一嗓子:嘿,西瓜坏了吗?

汪凌《坏小孩》

汪凌:早在2000年,我花了大概十年时间完成了《新青年》系列油画作品,是用超写实的方式表现建国五十年来的青年形象。这个新青年具有双重语义,既代表了五四之后的新青年精神,也隐喻了今日之青年的意思。此系列用超写实的手法,将近代以来青年之面孔刻画出来。当一组十几张作品呈现在眼前,时代和社会变迁的镜像都映射在他们脸上,这种时间的印痕在青年的精神气质上反映最为明显。那么这种社会和时代的变迁究竟是什么呢,照相机和电子数字技术的发明改变了人类感知和传递信息的方式就是一个例证(限于篇幅,这里不展开讨论)。当人人都可以将自然之景随手留存,替代绘画之初的记录功用之时,绘画的意义又何在?基于此思考,在作品的形式上,我将自己的肉身之眼、手比作电子之眼,尝试用机器的方式客观冷静的记录对象的每一个微妙细节,包括只有微距摄影才能观察到的透着呼吸的毛孔。用己之肉身抵挡现代数码文明带来的毁灭,一平米的油画要耗费半年的时间来描绘,当然这无异于螳臂当车。这场堂吉诃德与风车的搏斗持续了十几年,当全部作品完成,回顾这十年一个人的战争,我发现绘画并没有死!因为当我试图反向模拟电子眼的微观写实方式观察和表现世界时,作品背后呈现的却恰恰是那迥异于冰冷机械的肉身体验而这无论如何是风车这个怪物所无法企及的。

我们都知道这个小孩只是一个抽象意义的孩子,是时代人群精神状态的一种具象表征。她可以是那个万众瞩目的娇纵大歌星,也可以是具有中亚发色、谦卑讷言的小摊贩;他可以是个皮肤白皙,整天宅在家里的自闭啃老族,或活泼外向,爱好篮球的运动男。无一例外,他们都具有越来越年轻的面孔和越来越早熟的目光。

自1999年恢复评选以来,上海青年美术大展昨天终于迎来首个大奖,奖金10万元。

所以在《坏小孩》系列油画中,我延续了写实的手法,并进一步抽离了具体的社会背景和符号,将一群伴随数字网络信息成长起来的小孩作为表现对象,着重于精神状态的表达,创作了今天大家看到的《坏小孩》系列油画。

他们就是我们,在这个时代生长和潜行,不分阶级和地位接受过量的碎片信息,追求速度和效率,拥有多线程操作的头脑,目光深邃却空无一物。

昨天,在中华艺术宫,上海青年美术大展揭晓恢复评选后的首个大奖,由汪凌创作的传统架上绘画形式油画女孩肖像《坏小孩》摘得桂冠。《坏小孩》中,女孩的大眼睛里的生怯与憧憬,被看作作者的自我投射。终审评委认为,这次大奖作品带有青年特征,技术层面上经过了极其严格的训练,与本届主题生长相符。

被抽离的社会背景

《坏小孩系列》,布面油画

据上海青年美术大展策展人王欣透露,从主题征集展来看,此单元评委由各画种艺术家、评论家、艺术机构负责人等组成,知识结构完备。但由于画种边界越加模糊,评选未必走向综合和跨学科。

记者:为什么您的《坏小孩》形式都特别简单,几乎看不到任何背景?

《坏小孩系列》,布面油画

在参展作品中,油画的表现形式仍旧有优势,作品数量多且质量上乘。版画独有新意,尽管属于小画种,但不乏有意味的好作品。国画的弱势在本届没有得到扭转。上一届青年美术大展一等奖由雕塑夺得,本届雕塑作品惨淡。

汪凌:《坏小孩》系列运用大面积平涂勾画背景,细看色彩和空间却非常微妙。在画面中,除了人物衣着、发饰透出的只言片语,我几乎摒弃了所有的信息。回避符号性、隐喻性和寓言性,刻意让观者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兴奋、稚嫩、绯红而又是是而非的表情之中,找不到解读作品所需的信息指向。有意模糊通过知识背景和社会阅历去解读作品的参考坐标,如此,这群伴随信息发展快速成长起来的孩子们的精神轮廓才能得以凸显出来,并真正安静的投射进每个观者的内心,与心灵深处的那部分自我相遇并重合。

明圆:在这些创作中您需要找很多青少年和小朋友来做模特吗,还是根据照片进行创作?在描画对象的选择上是否有什么条件或限制?

今年,一直空缺的大奖奖金提至10万元,大奖最终角逐在油画、综合材料和版画间展开。汪凌的油画以写实技法绘制了一个被抽离社会背景的小女孩的肖像。综合材料作品是以报纸的拼贴呈现战争笼罩下的城市,版画则是一组精美的石版画静物小品。最终写实油画胜出。

上海市宣传部副部长陈东为汪凌颁奖

汪凌:当然需要模特,有些是朋友、有些是朋友的朋友、有些则是专门的模特公司提供的。不过通过模特公司找到的形象很多时候都太甜美,而且他们一来就爱笑,广告式的笑容,我很讨厌。这些形象的选择需要做很多前期准备工作:比如气质的选择、光影的设定、服装和精神状态的表现拍摄、契合主题的后期处理以及在绘画过程中的细节衍生、人物状态的直觉微调等等,一言难尽。总之,画面最终的结果和此前搜集的人物和素材之间的差异性非常之大,但我将工作的重心放在了绘画表现的后期,只有这部分是完全属于个人心理知觉的部分。

上海青年美术大展首次辟出摄影单元,评委由摄影家顾铮、林路,评论家吴亮担任。评委意见比较一致:获得首个摄影单元大奖的是摄影师杨柳的观念摄影《一个胖子的西方美术史》,其灵感来源于日本摄影师的作品《艺术史的女儿》系列。这组作品是我对西方经典雕塑作品具有移情的创造。我以自己肥胖的身体去扮演这些具有智慧的唯美雕塑,产生了一个全新的它和我,带着一种滑稽。杨柳说。

坏小孩之殇

豪彩vip,《坏小孩系列》,布面油画

今天起,2013上海青年美术大展获奖作品展在中华艺术宫展出。

记者:很多人看到您的作品时,首先会想到为什么叫坏小孩?他们坏在哪里?

《坏小孩系列》,布面油画

颁奖现场

汪凌:在此次美展的颁奖典礼上,上海市宣传部副部长陈东也向我提出过这个问题,遗憾的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无以作答。其实当观者看到作品并提出问题时,作品创作的目的和意义就已经实现。记得,颁奖后不久,社会上曝出一则小女孩无故电梯虐待一岁半婴儿,并将其从二十五楼摔下的新闻,引起社会极大不安和讨论,大家都在思考,我们的孩子到底怎么了。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信息碎片化传递的社会中,这些孩子们就是社会的一面镜子,他们是早熟还是麻木?在这些深邃的眼睛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世界的秘密和成长的代价?我想最终答案本身已经不重要,艺术家就应该是一个具有敏锐感知力、洞察力和预见性的人。

明圆:您创作至今的题材大都以青少年为主题,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对青少年的描画?

展览现场

穿越千年的创作密码

汪凌:越具有不确定性的东西,我越喜欢。

记者:最后,您认为艺术创作的关键密码在哪里?

因为青少年具有一种不确定性的发展。但是到2010年前后,自己有了孩子,就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儿童的成长。我认识到从2000到2010年,这十年的发展已经使人类的成熟周期前移,处于发展临界值的年龄提前到儿童时期,他们的精神状态更能隐射成人世界的生存状态脸上泛着效率第一的亢奋红润,眼睛明亮清澈却感觉老辣深邃;体感游戏、可穿戴电子设备,这些虚拟科技的进步让人越来越分不清现实和幻境,平时的电视、游戏信息带来的强烈感官刺激让人欲罢不能,甚至感受不到大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变化,这些都有可能造就现代人对现实的冷漠麻木。这种身体和心灵的鲜明对比,强化了之前创作的初衷,所以我用提炼过的稚嫩形象加上老成的目光作为绘画载体,通过平面、无细节提示的背景强化这种画里画外的目光对视,以此传达某种信息和质疑。

汪凌:我正在努力的摸索中。最近参观了一个中国古画精品展,让我有机会将我国历朝历代的优秀作品并置来欣赏。站在这些跨越千年来到我们身边的大师作品前,能清晰的感受到每个创作者那鲜活的个性和作品晶莹温润的精神气质,尽管他们是与我们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背景、知识结构和生活感悟的古人。这些珍品构建了一个个与不同时代对话的真空,当你细心聆听,甚至可以听见大师们的私语。这些艺术作品就像时空的胶囊,让我们得以超越凡尘,有距离地审视自身周遭和时代氛围,帮助我们创造一种可以超越时代而永生的作品。而这个密码具体是什么,无人得知,但它的确存在!

有时候,这种不确定性的发展和处于临界值的状态能更好地隐射出周遭的环境和问题,常常暗含着很多逻辑悖论,这是我很感兴趣的地方。我的下一个系列作品主题就会在这个部分展开。

附:汪凌老师部分作品

《新青年系列》,布面油画

参赛作品:布面油画坏小孩NO.9尺寸150X150CM

明圆:熟悉您作品的人都知道,您创作至今的几个系列的作品,如《新青年》《坏小孩》包括《时尚动物》系列,您似乎对表达观看非常感兴趣?您的很多作品画面一上来便直指人心,画中对象的视线始终是直抵观者,为什么青睐于表现观看?

12

汪凌:每个人都是伴随着观看成长的吧,眼看和心看。小时候,我是个内向的孩子,喜欢躲在大人背后观察这个世界,眼睛是重要的交流工具。一次旅游途经寺庙,偶然发现原来佛像的眼睛会一直望向你,无论你走到哪个方向,好像眼睛都在注视着你,后来无论我做什么事情,心里都带着那双眼睛。成年后,通过对建筑的研究,我了解到尼泊尔不仅在寺庙里,更是在建筑上都绘有巨大的佛眼,这些法眼无边的佛眼和指向精神多个层次的锡卡拉样式都体现了一种精神由外及内,由内及外的控制和交流。这些看似与创作无关的东西,于我看来都觉得非常有趣。

十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看看》,就是陈述我的作品是如何具体看待观看主题的。此前,我的创作都是围绕科技带来的观看方式的变化,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社会现象这样一个初衷进行创作将具有不确定发展的青少年形象作为表现载体,用一种肉体相机的方式来观察和描绘。

近百年来,科技使人类逐渐从肉眼观看转变为通过机器上的小孔观看望远镜、显微镜、照相机。这些科技设备的诞生,揭示的完全是肉眼看不到的世界的另一种形态,这种微观的逼视方式在《新青年》系列作品的表现里,体现得尤为突出。在《坏小孩》系列里我延续了这种观看方式,但却从逼视演变为对视,从画幅的裁切和细节的表现上都可以看出主题观念的逐步演进。

本文由豪彩vip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是用超写实的方式表现建国五十年来的青年形象

上一篇: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省美协理事、青州市美协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