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又福在他的绘画理论中明确提出艺术的背后乃
分类:艺术家

北宋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评记董源画笔:皆宜远观,其用笔甚草草,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幽情远思,如睹异境。这种别样的观看体验传达出深远的遐想,使董源的作品能在跨越千年之后依然真切地复现。事实上,这种对画面由近及远的把握不仅是一种视觉观看的感受,也是优秀艺术家本能创作意识的显现。青年艺术家郝世明的近作显现出与此相近令人惊异的视觉迹象,其中具有穿透力的语言创造也并不止于个人的感性和才情,而是来自对历史的辩证思考及对当下艺术状态的积极应对。

贾又福是当代中国画领域最为杰出的艺术家之一,他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形成了自具体系的艺术思想。他的理论是建立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融我国传统儒、道、释文化于绘画理论之中;并以此为根本放眼世界各国艺术,特别注重当代中国画在全球化语境下发展的方向。贾又福的艺术理论还是发展的,与时俱进的,它不是封闭自足的,而是一个开放的、活态的理论体系,具有融会贯通的博大。这一体系不仅是对传统中国画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更是传统绘画理论的发展。

郝世明是70后一代的青年艺术家,生于齐鲁之地,求学在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之后到武汉工作和生活。天津美院中国画系以扎实的传统笔墨训练著称,荆楚之地则以浪漫、诡谲的文化特点卓然独立,并在当代以来的艺术变革中充任先锋。这样两种迥异的经验,一点点沉淀在郝世明对艺术的思考中。强烈的地域及艺术观念的反差,必然给固化的思维以冲击,由此而来的质疑和反思往往就形成独立的艺术判断。

豪彩vip,以哲学的高度探讨艺术之真

一个世纪以来,外力的巨大冲击加速了中国画的再生和更新,特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越来越自由的对外交流通道的打开,前所未有地开放了中国画家的视野。在奔涌而至的西方文化浪潮面前,既往的中国画概念和内涵几近失语,之前过于内省的自我更新方式也越来越没有效力。仿佛又是一个轮回,二三十年代的革命派与保守派的论争景象重新呈现,但是保守主义的声音已经低弱到不能自信,即便它在传统文化遗产保护的借口之外还增加了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的新遗产。新的潮流不可阻挡,关于中国画的发展问题已经不能无视世界艺术史的广阔视野。属于现当代艺术的方法和观念很自然被纳入到年青一代中国画家的思考逻辑中,由此展现出新的中国画面貌。

贾又福在他的绘画理论中明确提出艺术的背后乃是哲学,从哲学的高度,认知自然和社会、把握艺术的规律,在道与真的高度阐发艺术的本体精神。这种精神又落实到艺术家的世界观、对艺术的态度及为人处世等具体的方面。他在论及绘画原理时采用了辩证的思想,这是贾又福艺术见解重要组成部分。

郝世明作品的鲜明特色在于对物体构形方式的重新组织。郝世明对艺术语言的思考涉及观念和语言两个方面,并把它们有机融在一起,作用于笔端的自由飞舞。只有在相对自由的思想空间中,新概念的应用才有可能。后现代思想中关于解构的概念,想必给他以重要的启发。20世纪60年代的法国,解构主义向几千年来不容置疑的传统哲学信念发起挑战,它的目的是质疑和打散终极的、真理的、第一性的所谓永恒不变的根本原则。中国画语言在几千年时光的历练和沉淀中,追寻自然与哲学之道,历经了自然再现、心印表现、笔墨程式等多个历时性阶段,形成了极为成熟的笔墨语言。其中还蕴涵了复杂的精神含义,至上的高度也成为自身难以逾越的羁绊。而当我们面对高不可攀的高峰时,最无理但可能也是最有创造力的办法就是破环。当然这种破坏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更有意义的秩序的重建。当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启动时,智性不仅消解了仿佛无解的问题,而且打开了一条充满希望的通道。自由随即而生,形态本身僵硬的组织方式在郝世明笔下代之以灵动、自然的笔迹游走,从内心释放出不可阻挡的情感宣泄。对象只是一个开始的藉口和形态的依托,由自由驱动的书写才是真正的自我。那些凌空的飞羽,仿佛幻化成飞舞的凤凰,为一种不灭的信念战斗不屈。伴随着他画笔飞动的快意,郝世明对艺术和生活的思考,就以这样一种勇气展开。

贾又福认为如果对哲学没有认识,画家的自我是不够完备的,只有从哲学的高度进行总结认识才是不二法门。艺术家应当探求艺术的真谛,诠释宇宙、生命、情感与艺术的内在联系,从食物细微的表征,去追溯、神会、思考真正的精神。宏观探道、微观探真是贾又福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他解释说:宏观探道,就是放眼大处去探求和把握生命万物的生生不息的内在联系。古代先贤们以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及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的方式,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以天地入胸怀,呼嗟生风雷的气度,纵横吞吐,披厉八荒,去探求真、善、美的所在。这是中国哲学与中国美学的统一,这是民族精神和民族气魄。微观探真,即从极微处着眼,常人不以为然,漫不经意的甚至无法感知的人或事物细微的表征或内涵精神和生命力,艺术家敏锐地捕捉到,如获至宝搬的揣摩、感受、深化。继而神会之、默思之,思之、思之鬼神通之,从微中探索到客观对象的直髓。见微而知著,使艺术家炼成火眼金睛,穿透一切。在艺术创作中,艺术家不仅要处理好宏观与微观的结合、理与情的交融、整体气势与细部描绘的统一,更应该从道的高度探索社会、自然、人文历史与艺术的关系。

贾又福在论及绘画原理时采用了辩证的思想,辩证的思想贯穿他艺术理论的全部。他提出执其两端,相反相成的命题。正如著名美学家杨成寅所说:宇宙及其万物都是由阴阳对偶互补、互生、互成的有机整体,都是两端一体都要用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对立统一的思维方式去认识与分析。执其两端而用其中为中道至理,他更注重的并非不偏不倚、平稳调和、淡化与析中两极矛盾。而是最大限度地两极对立,两极相反的生命运动中,孕育出两极和谐统一的种子。那以两仪相反相成的哲学思维,逆向而求,大限度地向两极拓展延伸。同时,又强调两极的相依、相佐、相生、兼德而至,并育不害的高度统一智慧。而不是以两极而向内调和、抵消、冲淡磨平,甚至混淆的逻辑思路推演出来的貌似中正。绘画中的辩证关系还表现在艺术创作中的宏观与微观的结合上,在理与情的交融上,整体气势与细部的描绘上。

贾又福认为儒、道、释三家是中国古典艺术思想来源和基础,与当代中国画艺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佛、道、儒的哲学对宇宙本体及万事万物的辨析,并没有离开社会现实。中国画受益于老庄哲学,决不能被动套用,而是在一任自然的前提下,打开精神自由的方便之门,同时强化了对个性认识,个性创造,个性价值的追求。但最终艺术不能脱离社会现实,相反,它要以本身的精神高度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

艺术家要以儒、道、释三家传统哲学为基础,并集百家睿智来照亮自己的艺术征途,大力探索寓哲理于绘画艺术之中。在贾又福的艺术思想中,儒家的积极入世,艺术的成教化、助人论,是绘画精神的终极价值取向;道家的天人和谐、对自然与生命的尊重,以及个性张扬、独行自理的精神,无疑成为艺术创作的内在动力;佛家的澄明及对生命本体的体验,更是艺术创造在品格上的追求方向及方法论的源泉。

儒家思想强调社会责任,籍天地精神表达社会良知,寓道德准则于艺术形质之中。画家在艺术精神与艺术语言的探求中尊崇大道,即惨淡用心至诚至信地实践执其两端而用中于画,这定然是砺练山水画家的必经之路,正是在这关要处,成为历代山水画大家攀登艺术高峰,所必须长期修炼的硬功夫。这执其两端而用中:便是旨奥,无论道家与释家旨与之相即而不相离。

道教强调个性解放与虚静无为,顺应天道自然、天人合一。以道的理念、宇宙的意识,表现时空的永恒,揭示了自然大道那永世不竭的伟大生命。以澄怀味象的畅通方式追求充分的个性发挥和情怀舒张,以大道独善其身的人格自由和审美上的超脱。

禅宗更为艺术家提供了精神修炼的准则与创作方法。贾又福认为创作时要以禅入画使智慧升华,以高度自由的心态,不受现实景物的局限。在这种心态下,艺术家自然表象,按照美的规律进行组合、重构、熔铸,化心象为画境,创造出表达哲思的图式。贾又福认为历代文学家、艺术家,不少有大成就者,总是从佛教严密的理论宝藏中汲取了那些松灵、活泼、智慧的哲学内涵,自觉地借用到文学艺术中去,使作者思想感情的表现和审美理想的追求,多找到些新的切入点,对文学艺术的个性化、多样化,无疑是有促进的作用。文学艺术的自觉,当然是指个性创造与精神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在许多时候道与禅往往是合流的,它存在于情感和意识深层发生的审美体验与哲学体验之中。

在中国传统的艺术理论中向来注重艺术家的道德操守与人格品质。贾又福在论及这方面关系时,较之前人更加有针对性,特别强调在当今社会情境下,艺术家如何追求精神上的自我完善,避免出现庸俗化倾向,从而提高艺术的格调。并认为艺术家要有特殊的心灵、个性、学识、修养,有特殊的审美情趣,提倡艺术家的独立精神。

注重生活的提炼与升华

优秀的山水画家,从来不满足于描绘自然景物,而是注重赋予对象深厚的文化内涵,赋予特有的情感与感受。贾又福提出的以石观化,重视发端。就是在深刻领悟大自然时,必须包含着的一种更为博大崇高和超越时空的精神内容。使显示山水转化为心中的山水,它成了包容过去、现在和将来以及宇宙、民族和自身的精神载体。以自己的思想境界和艺术境界赋予自然景观以生命,在对景物的观照中,体现画家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的美学追求。从他的画作中叶可以看出,他所描绘的虽不是自然地真实景观,却合乎天道和美的规律,以独特的山水画的形式语言表达现代人的哲学观念与审美思考。

山水本身就蕴含着我们这个民族深厚的文化记忆,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中国人的山水观自古便与仁者联系在一起。在写生中强调精神美,强调物我合一的互化。这本身就渗透着创作观念,渗透着个人的审美取向、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情态意志。艺术家从自己的情感出发,结合自己的观点、态度,统摄着对自然观照的全过程。师法造化的关键还在于观照自然时的妙语,如石涛所说的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过程。山川与艺术家的精神上融为一体,山水画是在情景交融的基础上,艺术家与自然在精神上契合的结果。在艺术实践中以精神化的艺术取向,统领艺术语言的开拓,获得内在的美感。

艺术家作为精神领域的创造者,面对自然,艺术家具有比常人更为丰富的情感、更为敏锐的观察力和更为细腻的感受力。以自然为载体,运用艺术手段进行情感与思想的表现,达到引起观众的共鸣,从而感动观众、影响观众。强调个人的真情实感,这种感受是经过入微观察、深思熟虑的,在观察时以主观的内在驱动去关照自然。它是个人审美心理体验的强调,也是对自然景观的放大。这过程就是精神追求历程,也是艺术探索和审美境界的不断升华的过程,是人对自然地再认识。个人的审美思想与自然地精神气息紧紧相连,二者产生共鸣升华,并转换为可视的笔墨形象。山水画关照自然的方式,是一种精神传统。山水精神所显示的是艺术语言的民族特色,它标志着中国艺术的精深与高远。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为周欤,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为物化。庄子的身与物化理论对贾又福的艺术理论有深入的影响,山川自然与艺术家在精神上是相通的,这何尝不是艺术创作的基础。然而贾又福的观化理论,却更强调艺术家在审美过程中的主动性,因为在观化中倾注了艺术家更多的审美思想。艺术家是比自然美更高级的美,审美意蕴的丰富性,更是不言而喻的。艺术家通过比和兴的手法,化景物为情思。赋予山水丰富的美学体验,并使山水画心灵化、诗意化,物我相融相化。重铸江山,再造自然,以第二自然的样态与图式,表现山丘的开阔、天地的奇观、打化的运行、宇宙的精神。使观者进入到一个雄浑、博大、壮阔的境界,心灵为之震撼、为之鼓舞、为之超越、为之升华、为之净化、

贾又福强调山水画精神性,以自然景物为发端,着重表现、组构艺术家的心灵之境。以天人合一的精神,表现大自然浑厚华滋的内在美感,揭示了自然大道那永世不竭的伟大生命。

在传统基础上创新

本文由豪彩vip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贾又福在他的绘画理论中明确提出艺术的背后乃

上一篇:燕凯、芸薇夫妻都颇为高迈,迎接我们赏品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