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只雅观见你精通的事物,大概你会说
分类:艺术家

新快报8月31日第A21版

重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许你会说:那是老生常谈。但也许不少人忘了这老生是谁?他竟是中国画坛宗师董其昌。虽然董的本意与今天的通解并不一样,但我想,倘若董其昌在世,他定还会极力倡导画家要有书卷气以得脱去胸中尘俗的境界。康德说:人只能看见你知道的东西。如何才能知道,如何才能从美的角度审视这东西,那么,只有读书,否则我们只会是行万里路途中的匆匆过客,什么也没看见。

豪彩vip,■黄唯理书房一角。

黄唯理

读书得来的是知识,文化在某种意义上说来更多偏于智慧的概念,它更多的是靠感悟和领悟,当然,文化的悟离不开知识积累这一前提。文化在很多时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观者只可意会,其妙就妙在难以说得太清楚。正所谓莫名其妙,妙在其莫名,虽说难以言传,却能以其独特的方式感与传。

广东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

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曾说: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非多读书、多穷理,则不能至其极。书中虽为说诗,然而当画家之道理不也一样么?

黄唯理的工作室多书,多是与绘画无关的书。这不,他的画桌上正放着一本郑振铎的《中国文学史》。他读书、绘画之余,爱记瞬时心得。翻看小本,已有数十则。现辑录数则,以展一位艺术家读书的心路历程。

东方文化乃修养之学,其中中国画学则是讲究摄取,所谓点滴所得皆在亲证,强调个人之独知与体认,也类似禅家之悟。故学中国画之理,非仅靠读几本书或学几道技法所能解决。若无长期勤读苦练自悟,焉能悟出其中一二。

重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许你会说:那是老生常谈。但也许不少人忘了这老生是谁?他竟是中国画坛宗师董其昌。虽然董的本意与今天的通解并不一样,但我想,倘若董其昌在世,他定还会极力倡导画家要有书卷气以得脱去胸中尘俗的境界。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我偏爱明清小品文。不仅因其文辞简约,率意显情,更欣赏作者少一分八股,多一分情感。他们在有限的篇幅内信手拈来,独抒性灵,哭笑人生,大为畅快。

康德说:人只能看见你知道的东西。如何才能知道,如何才能从美的角度审视这东西,那么,只有读书,否则我们只会是行万里路途中的匆匆过客,什么也没看见。

在繁忙创作之余,斜倚几案旁信手翻阅,或可当茶,或可当酒,从中品人生至味,梦清逸之境。

读书得来的是知识。文化在某种意义上说来更多偏于智慧的概念,它更多的是靠感悟和领悟,当然,文化的悟离不开知识积累这一前提。文化在很多时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观者只可意会,其妙就妙在难以说得太清楚。正所谓莫名其妙,妙在其莫名,虽说难以言传,却能以其独特的方式感与传。

我的读书习惯最初源自父亲的影响。记得在七十年代,因受父亲患重疾的影响,全家生活极度困厄。尽管父亲连行走都气喘,但最大的乐趣仍是去买书和读书。他总是想尽办法从图书馆借阅、去书店泡和淘、从朋友家中借文革后幸存的旧书、托港澳亲友买一些当时的禁书他病床前总能看见几本正阅读的书。除了父亲,我还有很多读书的指导老师。如王孟奇老师,有机会见面时,他总会和我聊些读书、历史、世态认识方面的事,从他身上我吸纳到浓浓的文气。还有我的同事理论家麦荔红、陈迹,他们给我推荐了不少阅读书目。另外,外出时,我总喜欢找找当地的书店,除了别人推介,我觉得好书还得靠自己去发现。

东方文化乃修养之学,其中中国画学则是讲究摄取,所谓点滴所得皆在亲证,强调个人之独知与体认,也类似禅家之悟。故学中国画之理,非仅靠读几本书或学几道技法所能解决。若无长期勤读苦练自悟,焉能悟出其中一二。

本文由豪彩vip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人只雅观见你精通的事物,大概你会说

上一篇:把极度不可以预知但却结合生命不可摧毁的精魂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