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生命中最真实意义的道理,我的信仰来自内
分类:艺术家

残雪啊!您对于我,永远充满首魅力,吸引着我去思考,思考生命中最真实意义的道理

豪彩vip,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了,以致于我们忘记了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要想坚持走自己选择的路是极其不容易的,如同行驶在海上被惊涛骇浪吹打的船只,这需要首先辨明方向,认准目标,还要具备坚强的意志、决心和自信,命运、运气的眷顾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个时代在前进,在用近乎疯狂的速度向前奔跑,每个人都被卷进其中身不由已。记忆中的许多事,已经变得非常遥远,成为了往昔岁月。而这记忆中的从前、往昔距今不过只是10年、20年、30年的光阴。这个时代是如此的进步,如此的喧哗与躁动,而我却时常感到内心是如此寂寞。 生活在一个浮躁的社会,我们需要信仰。信仰,人与人不同。我的信仰是真诚,真诚地对待自己,真诚地对待这个世界,真诚地去追寻生活的真理,善意地看待这世上的一切,追求精神生活的美好,并要有勇气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我的信仰来自内心深处对精神生活的需求,来自对这个世界万物的自然发展史及人类生存史的认识与思考。现代文明是物质的、消费的、为了利益竞争的、而往昔的农业文明对我来讲则是精神的、诗意的、我矛盾地处在这两者之间。在内心深处我向往生活在精神与诗意的世界里,而在肉体上却屈从于物质文明带来的各种享受,我的困惑与挣扎所都源于此,因此内心时常充满了想要逃离现实的渴望。绘画是我逃离与解脱的方式,艺术平息了生活所带来的焦虑与不安。绘画题材的选择对我是重要的,我的题材几乎都是来自于乡间生活。我常常去那些交通极为不便,偏远的地方,高原的荒野和大山峡谷,那里的自然景色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对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只因在那些遥远的地方现代文明还未能触及,自然环境与人们的生存方式还保留着往昔的面貌,物质的缺乏和生存方式的简单伴随着他们精神的自由和勇敢、乐观的生活态度。我认同那里的人们那样的生活。今天,现代文明带来的利益追逐正渐渐蚕食着这一切,在现代文明的压迫下那些常常让我感动的平静生活与和谐的大自然正濒临消亡。我曾走过的美丽壮观的怒江大峡谷现在已是一个巨大的工地,充满了爆炸声、尘土与硝烟。怒江将会被十几条大坝截断,江山不再依旧。而在青海的江河源头我也曾见昔日美丽的草原被寻金者们疯狂地掘成坑坑洼洼的荒野,在夕阳下如同腐烂的尸身。如此的景象我们见到的知道的还少么?现代文明的发展,人类对物质的欲望就一定要毁灭这些原本美好的东西么?新闻中再次传来山西矿难的消息,又有百余条生命永远被埋在了黑暗中。文明的进步,在对物质欲望的支持下,发展成了全社会癫狂的对名利的追逐。我能做些什么呢?艺术又能做些什么呢?每年,我都要逃离城市自我放逐四处旅行。我所到过的那些偏远地区当然不是世外桃源、人间天堂,但让我感动的是人们的纯朴与善良,他们面对困苦生活的勇气以及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存。当夜晚降临,我站在青藏高原抬头凝视繁星密布的夜空,那广阔无边的美丽有时竟使我感到人类所创造的艺术的渺小与微不足道。当太阳升起,那里的天蓝得令人不可思议,连我也会产生融入其中的冲动,那蓝色也许就是永恒的象征。当你置身于大山之巅远望在云雾中或显或隐的群山,会感到神秘莫测,也令你浮想联翩。虽然我感觉到了存在的渺小与微不足道,但我仍然试图用我的画笔去接近那广阔无边的美丽。在绘画中我追求的是简朴、直接的感染力,就如同当我们置身于壮丽的大自然中一样,立刻就能感动到人的内心深处。简朴的生活是美丽的,简朴的艺术也是美丽的。用单纯、质朴的形象表现出深层的内涵是我的艺术追求,这样的作品应没有矫揉造作、哗众取宠的外表及虚情假意的内容情节。 作为艺术家重要的是要对万物具有独一无二的感受力及表现这种感受最适合的高超技法与能力。就对世间万物的感受而言,绘画是个人对这个世界认识的结果。现实从本质上来说是不确定的。什么是现实?或说生活中的真实是什么?每个人会有不同的认识与结论。我用我的作品去记录我认为宝贵的东西,我通过作品为自己的生活思考及生命的历程作见证。思考、绘画安抚了我的内心,绘画于我而言成为了一种精神生存的依靠。 事物都有两方面:外表与内在,绘画也一样有这两个方面。外在的表现是作品的形式,包括情节构图、色彩明暗等绘画技法;内在就是精神,作品的内涵。作品有没有精神内涵还是徒有其表,这要看作者有没有精神内涵及作者的表现能力。外在的形式是为了表达其内在需要,否则一切毫无意义。真正的艺术我以为都是有助于心灵完美的,绘画如果徒有形式它就不是艺术,也不会感人,不能感动人也就不美丽。 我的画有很长一个时期都被冠以一个统一的名称乡间生活。画中虽然表现的都是乡间的人与景物,但我不自认是一个画农民的画家。我不画农民,我只是借用了农民的形象去表达我内心对生活的认知。这是矛盾的。我坐在乡间的草屋中和主人喝一碗水、吃一锅饭,甚至会挤在一个炕上睡觉,但我会离去,回到都市里去享受现代文明所带来的生活。我自问这样去乡村旅行是为什么?有什么目的?是否真诚?如同米勒一样安家于乡间,种菜,养鸡,养活一家人,我做不到;如高更一样抛弃现代文明不顾一切奔向原始的远方去追求信仰,生命的价值,我也做不到。我做不到那么坚决与纯粹,这是我的软弱。我的画只能是我心中的感受。我喜欢看人们的脸,希望、梦想、勇敢、哀愁、恐惧、欢乐、痛苦、友情、爱,这些是人类最本质的情感。我喜欢去描绘这样的动人面孔,用可见的外表去挖掘那些不可见的真实,我表现了一种我所感悟到的生活理想与诗意,我在注视他们的同时也注视了我自己。在今天,理想与诗意只能存在于艺术作品中了,而现实生活中,它们一定会撞得头破血流。 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里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博物馆与书店。在那里有人类伟大的艺术创造与智慧的结晶。我对伟大的艺术传统充满敬畏之情,如同对大自然的敬畏一样。坐在那些伟大的艺术品前,默默地体会前辈大师传送给我们的精神食粮,这让我愉快也让我兴奋。伟大的艺术传统让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艺术的力量,在自我怀疑的日子里,伟大的艺术传统给予我恢复自信的力量和继续向前的勇气。 我希望自己能像农民一样,每日勤勤恳恳劳作,然后平静地生活。艺术的终级目标我知道是永不可企及的,画的时间越久对艺术史的了解认识越多、越深,越感觉到自己的微不足道。我只在绘制每一幅作品的过程中,在不停止的创作中得到满足,竭尽我的全力。过程就已然是目的本身了。

人们赞美雪,歌唱雪,因为它的纯净、圣洁、似处子,如修女。我也常常为之歌唱和礼赞,它在我的诗境中常常化为风情万种的情人,与之促膝交谈,与之酥手对酌,与之翩翩起舞。然而,我对残雪的认识是从唐人的两首同名异境的《竹下残雪》诗中有所觉悟,如夜来解冻风虽急,不向寒城减一分,已能依此地,终不傍瑶琴。。在诗人的心灵中,残雪被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性格与品质。

本文由豪彩vip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思考生命中最真实意义的道理,我的信仰来自内

上一篇:法国巴黎众多戏剧家、争论家对樊枫的城墙水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